工作动态
更多>>
· 第二十四届中国兰州投资贸易洽谈... 18-07-06
· 兰州市社科院关于召开新一轮创建... 18-06-08
· 《兰州市2018—2020年创... 18-06-08
· 市社科院举办兰州全国文明城市创... 17-07-18
· 市社科院召开“三纠三促”动员会... 17-07-27
· 第二十三届中国兰州投资贸易洽谈... 17-07-07
· 市社科院召开2017年课题组长... 17-05-18
· 兰州市社科联荣膺“全国先进社科... 17-05-02
 
 
 

关注叙事转向影响下的史学研究

发布日期:2018-06-19 作者:张杰字号:[ ]

关注叙事转向影响下的史学研究

    受叙事转向影响,近年来,史学研究也一个日益显现的叙述转向,强调边缘、区域等以往被忽略历史面相的呈现。在学者看来,这一转向很好地补充了传统史学所忽视的诸多领域,但过于注重下层、边缘、性别、局域的研究和日常生活及微观叙事,可能会导致历史客观性消解和宏大叙事沉默的隐忧。围绕叙事转向与历史研究的话题,记者采访了吉林大学文学院史学理论教研室主任刘雄伟。

  中国社会科学网:与传统的史学研究相比较,叙事转向视野下的史学研究在立场、方法和视角存在哪些差异甚至对立?

  刘雄伟:历史研究的叙事转向是近些年来史学界,尤其是史学理论界,讨论较多的话题。叙事转向的史学理论强调透过历史文本来分析历史学家在历史叙事过程中个性化的体验和情感,它促使历史学家不再刻意回避主体意识在历史研究中的作用,从而也使得史学的形态本身发生了根本的变化。首先,在立场上,叙事转向的历史研究把传统史学的政治史主题看作是与个体的体验无关的“宏大叙事”而加以拒斥,强调以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为中心的历史写作。叙事转向的历史研究之所以受到当代历史学家甚至包括普通人的喜爱,与它所倡导的这一立场息息相关。其次,在方法上,叙事转向的历史研究更加注重心理学、社会学和传播学等跨学科理论在历史研究中的应用,从而打破了传统史学狭隘而单一的史料考据方法,拓展了历史认识的幅度。最后,在视角上,叙事转向的历史研究倡导一种“他者逻辑”,而非“主体逻辑”。也就是说,它设身处地地为他者着想,从被叙事对象的特定情境出发,把情感、体验和意志的因素纳入到历史的思考之中,这就使得历史研究更加鲜活,更加贴近人们的现实生活。

  中国社会科学网:您如何看待叙事转向对史学研究的影响?有学者提到,过于注重下层、边缘、性别、局域的研究和日常生活及微观叙事,可能会导致历史客观性消解和宏大叙事沉默的隐忧。对此您怎么看?

  刘雄伟:叙事转向对史学研究的影响应当说是双向的。就其积极意义来说,它很好地补充了传统史学所忽视的诸多领域,如性别、环境和疾病等。显然,这些领域是历史研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传统史学却在很大程度上把它们忽视了。就其消极意义来说,叙事转向给部分史学家造成了一种误导,似乎传统史学所研究的主题和内容都已经过时了。其实,政治生活始终是人类全部社会生活中最为重要的部分,在这一点上,传统的政治史学抓住了历史的最关键部分。也正因为如此,传统史学很好地肩负起了应有的社会责任,它同时也培育出了一批又一批有责任有担当的历史学家。中国几千年的传统史学就印证了这一点。这表明,历史研究固然要关注被传统史学所忽视的领域,诸如下层、性别和边缘等,但如果历史研究完全以这些边缘性的领域为主题,甚至把它当作唯一的主题,就必然会消解几千年来历史学一直承担的社会和政治责任,最终也会使得历史学本有的人文精神和人文关怀萎缩。不得不承认,在今天,历史学的边缘化和失落也与历史学研究主题的转移有很大关系。在我们这样一个“祛魅”的时代,历史学如果还想真正发扬人文精神和人文情怀,它就必须要继承传统史学的研究主题和研究旨趣。这应当说是当代历史学家努力的方向。

  中国社会科学网:新的叙事转向是否应该继承、借鉴和发展传统史学的成果,揭示描述中事件与宏观历史结构之间的双向互动关系?

  刘雄伟: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从史学史上看,任何的史学转向都是特定时代的产物。同样,叙事转向的历史研究也是与我们这个时代深刻地关联在一起的,根本上说,它契合了现代社会对个人价值的彰显和尊重。但是,叙事转向视野下的历史研究同传统史学的关系不应该是一种断裂,而应当是一种继承和延续。叙事转向使得历史研究更加注重历史细节,尤其是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但是,应该看到,如果离开对历史宏观结构的考量而一味沉迷于历史细节,本身就是对历史的遮蔽。马克思曾深刻地指出,如果从人口出发来考察历史,表面上是正确的,但实质上是错误的,因为它在整体上只能形成关于历史的“混沌的表象”。正因为如此,马克思从来都对所谓的客观的历史编纂学不屑一顾,自觉从阶级关系出发来考察历史,并由此创立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历史科学。这就启示我们,今天的历史研究应该自觉规避因专业化而带来的碎片化趋向,重新唤起一种整体视野和整体眼光。在这方面,传统史学的许多成果都有可资借鉴的理论资源和范式,值得历史学家去开发。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